美国关注安倍战后70周年谈话 称其“不真诚”

  在盘点了安倍14日的讲话及历届日本首相的二战道歉用语后
  美国社会十分关注日本首相安倍晋三的战后70周年说话,“本人未道歉”“不真诚”“与右翼势力勾搭”是对其讲话的主导评价声音,但奥巴马政府的赞赏及部分分析人士的言论所发出的信息则引人担忧。   “本人未正式道歉”   在盘点了安倍14日的讲话及历届日本首相的二战道歉用语后,《纽约时报》一篇文章明确指出,安倍本人没有作出正式的道歉。   文章称,安倍在二战结束暨日本投诚70周年之际发表的讲话中,重申了对日本在历史上就帝国主义扩张作出的若干次正式道歉的认可。他说,日本对“无辜的民众”,“确实造成了不可估量的伤害和痛苦”。但安倍对未来道歉持否定态度,称“绝不能让我们的孩子、孙辈以及未来的后代,那些和这场战争并没有关联的人,再背负继续谢罪的宿命”。   文章分析称,日本的亚洲邻国将会仔细分析这段讲话,并将其与日本往届领导人的言辞进行对比。指出安倍虽然表示“未来会继承历届日本内阁所表达的立场”,但他本人没有作出正式的道歉。文章还指出,客岁,安倍成为2006年来首位参拜靖国神社的在任日本政府首脑。2013年,他还打破传统,没有在8月15日的年度演说中对日本战时行为表示忏悔。   美国智库战略与国际问题研讨中心专家迈克尔?格林认为,安倍提及“道歉”很重要,他本人没有道歉并想终结道歉则与日本国内的情绪有关。美国民意调查机构皮尤研讨中心最近的一次调查显示,56%的日本民众认为,日本已作出充足道歉。格林称,安倍是个“务实的战略家”,而不是“民族主义者”,此次讲话在日本国内应有好的反响,对日本的盟友来说,他们也不觉得日本有必要每一次都道歉。   “天皇阻挡安倍现行政策”   1992年10月,日本明仁天皇初次访华,他当时表示,“中日两国的关系源远流长,在一段不幸的时期里,日本给中国带来了深重苦难,对此我深感痛心。”   在日本战败70周年之际,明仁再度发表声明表示“深刻反省”。《纽约时报》另一篇文章分析称,在内容上,明仁此番讲话并没有多少新意,他以前曾表示过反省。但此次在年度纪念日发表讲话并使用之前从未使用的“深刻反省”这一词语,这种形式上的不同平常强化了一些观察家的看法,即天皇正不动声色地阻挡安倍现任政策。   本月早些时候,处理日本皇室成员事务的宫内厅公开了裕仁天皇1945年8月15日宣布日本投诚的讲话录音。近来,明仁还多次直接提及二战事件以及从战争历史中学习的必要性。日本皇太子德仁今年年初也曾间接批评安倍,称他需要向后代传递正确的历史观。文章引一位研讨日本皇室事务专家的分析称,自安倍上台以来,日本皇室关于历史及政治问题的表态与行动日益增多且引人注目,“我认为,明仁天皇正在批评安倍”。   彭博社文章则直接指出,与安倍不同,日本天皇对战争表达了反省,这也是他自1989年继位以来初次在年度纪念活动中使用此类措辞。文章称,安倍称不能让与战争毫无关系的子孙后代担当起继续道歉的宿命,且在发表讲话的次日向靖国神社献上了“玉串料”,而明仁从未前往该神社,且在年初接见曾在日本侵略战争中饱受摧残的太平洋岛国帕劳时称,希望“那段悲惨的历史永远不再重演”。   “不真诚”   《华尔街日报》17日的社论指出,安倍重申过去的道歉时,使用了与日本前首相村山富市使用过的同样的正式用语,让人舒了一口气,但讲话也显示出他与日本极度民族势力之间的勾勾搭搭。   社评称,日本国内的这一股右翼势力骚扰和威胁任何试图公开讨论战争历史的人。日本自民党前干事长、众议员加藤一曾收到装有子弹的邮件(这相当于极度民族主义者的名片),房子也曾被烧毁。而安倍是日本最大右翼民间组织“日本会议”的特别顾问,其内阁一半多的大臣也是该组织的成员,这届内阁甚至被称为是“日本会议内阁”。   “日本会议”成立于1997年5月,由以保守派宗教团体组成的“守护日本之会”,与保守派文化界及二战前的日本军方势力等为中心的“守护日本国民会议”两个组织合并而成。该组织自称以“建立足以自豪的国家”为指导方针,强调敬服日本皇室、培养日本民众命运共同感、制定新宪法、为保障日本安全建构充分的防卫力量、为世界和平作贡献等。   但该社论披露,这一组织还主张“日本在二战时期的帝国野心是为了阻挡西方殖民主义”,而安倍此次讲话则隐含了类似观点。他在讲话中称,欧美列国以卷入殖民地经济来推动区域经济集团化,日本的孤立感加深,从而走上了战争道路。社论称,安倍这种用来粉饰历史的言辞在靖国神社中也有,安倍还于2013年参拜了该神社。14名被二战后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判定为甲级战犯的灵位供奉在靖国神社。   社论还表示,一些日本人似乎有来由抱怨说,没有任何道歉能让中国和韩国的批评人士满意,因为他们自身也有着民族主义的算盘。但是,讲道理的外国人――包括美国人在内――发现,当日本的教科书仍然在粉饰暴行时,很难认为日本的道歉是真诚的。   美国波士顿大学教授托马斯?伯格认为,安倍遮遮掩掩的讲话,给外界可能留下这样的印象:他正试图为日本摆脱,将日本所发动的战争扭曲为“一段没有人应该为之受到指责的历史海啸”。   “可能沦降到以辞职方式下台”   美国白宫声明和《华盛顿邮报》社论的有关说法则令人担忧。以白宫国家安全委员会发言人内德?普赖斯名义发表的声明称,安倍对二战期间日本造成的苦难表示“深切悔恨”,称将坚守日本历届政府在历史问题上的立场,对此,美国表示欢迎。美国重视安倍在日本将扩大对国际和平与繁枯的贡献上的保证。声明还称,战后70年,日本一直致力于和平、民主和法治的生长,堪称是世界任何地方国家的表率。   《华盛顿邮报》15日的社论称,安倍没有坦率地道歉,承认日本过去对亚洲所造成的破坏,讲话中的和解色彩比批评者担心的多,民族主义色彩则要少,是一种和平的姿态。社论支持安倍重新解释日本宪法的主张,因为重新解释之后,当美国及日本的盟友受到攻击时,日本可以提供援助。   2004年,安倍曾与人合著《保卫日本的决意》。书中强调,“军事同盟是一种血盟,如果日本不流血,就不会在美日同盟中拥有平等地位。”当前,美国正煽动日本在美日同盟中发挥更多的军事作用,专家认为,安倍的梦想是成为美国北约盟国性质的“正常”盟友,决不会放弃经由过程修宪将日本自卫队变成一支军队的主张。   有分析称,安倍的外祖父岸信介曾任战后日本首相,并努力强化日美军事同盟,而安倍正采取与其外祖父类似的政策,竭力增加日本的军事影响力。但当前,安倍的民意支持率已跌至缺乏40%,仅约为其2012年年底刚上台时的一半水平。在日本民意的强烈阻挡下,安倍可能会如其祖父当年被日本民众抛弃那样,沦降到以辞职下台的方式收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