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倍经济学”难以振兴日本经济

日本近日出台了5.5万亿日元(1美元约合104.3日元)经济刺激计划
  “安倍经济学”实施一年多来,备受国内外质疑。“安倍经济学”治疗日本通缩顽疾的重要药方是经由过程央行大量投放货币,推低日元汇率,推高通胀预期。但其实施面临诸多风险,包括可能引发超级通胀和日元崩溃。还有观点认为,安倍基础无力扭转日本根深蒂固的通货紧缩。甚至有专家称,“安倍经济学”正将日本经济推向悬崖,已无退路。   日本国内设备投资增长乏力,日元贬值负面影响逐渐显现   “安倍经济学”实施以来,日本经济连续4个季度呈现正增长,但其固有的缺陷导致这一政策的持续性十分坚弱。到目前为止,日本经济复苏重要体现在股指等金融指标上,受益的重要为外国投资者,而实体经济特别是广大中小企业并未感受到复苏“暖风”,体现实体经济活力的日本国内设备投资也增长乏力。依据日本内阁的推算,2013年度日本国内制作业企业设备投资额仅相当于国际金融危急爆发前2007年度的40%。本报记者近日走访东京中小企业散集地大田区时,一位从事精密机械零件加工的公司社长明确表示,“安倍经济学”只对从事出口的大企业有利。   眼下,日元贬值的负面影响正逐渐显现。由于日本企业在海外投资生产的比例越来越高,日元贬值对推动出口的作用越来越小。而日元贬值导致的进口燃料价格高企,已经成为日本贸易赤字扩大的重要原因,日本已经连续33个月出现贸易赤字,且不断扩大。与此同时,食品、燃料价格上涨则使普通百姓实际购买力下降。   为弥补消费税率提高后内需下降,日本近日出台了5.5万亿日元(1美元约合104.3日元)经济刺激计划。这无疑与日本为改善糟糕的财政状况而提高消费税率的初衷背道而驰。截至客岁上半年,日本国债规模初次突破1000万亿日元,国债规模占到国内生产总值总量的240%以上,仅次于爆发债务危急的希腊。美国外交关系协会网站发表评论称,日本如此庞大债务经不起利率上涨等“风吹草动”。   增长战略被批进展缓慢,提高工资促内需面临不确定性   早稻田大学教授谷内满告诉本报记者,日本经济出现复苏迹象,是日本经济周期本身趋势使然,并非安倍的功劳。在安倍就任前的2012年11月,日本矿业生产、经济增速等重要经济指标已经探底回升。   日本经济界普遍认为,日本要实现持续的经济复苏,关键在于产业升级。“安倍经济学”增长战略确定医疗、农业等多个重点突破领域,但被批评进展缓慢。SMBC日兴证券经济分析师肖敏捷告诉本报记者,增长战略内容零碎、小打小闹,推出后令市场普遍失望。   安倍最近在自民党全国代表大会上呼吁经由过程提高工资收入促进内需。日本各大企业虽承认加薪的必要性,但出于未来经营的不确定性,即使愿意加薪,其幅度也不会太大。高盛经济学家近日宣布报告指出,安倍政府一直在号召大企业将部分利润增幅用于上调工资,而日本70%以上的就业岗亭来自中小企业,它们并没有像大企业那样受益于“安倍经济学”。由于日元走软,中小企业成本上升,在这种情况下还要求这些企业提高工资就显得过于苛刻了。   对处理结构性隐忧毫无帮助,日本经济可能遭遇颠簸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分析说,安倍经济学的三大支柱中,印钱和花钱这两个支柱收到一定效果,但另一个重要支柱――结构改革,尚未有什么作用。日本早稻田大学金融综合研讨所顾问野口悠纪雄认为,“安倍经济学”给日本人一种实妄的幻想,抹杀了日本进行实质改革的动力。   别的,财政和货币刺激政策的实施,可能给日本政府以借口,拖延至关重要的结构性改革,包括放松监管以及开放国际竞争。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客岁10月就对安倍政府提出警告,“未执行结构性改革将使通缩再现,加剧政府债务负担。”   比利时著名智库布吕格尔经济研讨所资深研讨员沃尔夫表示,安倍推行超宽松的货币政策存在诸多隐患,它致使日本央行资产负债率持续走高,如果临时利率也持续大幅攀升,日本央行可能陷入资源缺乏的境地。安倍政府经由过程大规模增加流动性,尽管有可能在短期内实现消除通货紧缩的目标,但这对真正处理结构性隐忧毫无帮助。“安倍政府想当然地认为,日本应当进一步扩大现已过度的投资,这显然是错误的。”   《华尔街日报》评论说,未来数月对“安倍经济学”是个严重考验,日本经济可能遭遇颠簸。而日本媒体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只有不到40%的受访者相信,“安倍经济学”能最终促成日本经济的复苏。   (本报东京、华盛顿、布鲁塞尔、达沃斯1月22日电 记者田泓、吴成良、吴刚、刘歌)   点 评   陈凤英(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讨院世界经济研讨所所长):迄今,“安倍经济学”实施已一年有余,国际社会对其开始产生质疑。在过去一年中,“安倍经济学”的前两支箭,即量化宽松和财政刺激看似获得短期效果。日元走低让日本企业利润增加,日经指数连创新高,让股民收益倍增,由此刺激居民消费,也让日本经济起死回生,显现短暂实假“繁枯”。但是,让日元走贬的基础原因并非“安倍经济学”,真正的掌控权在美国。美国经济向好,尤其美元“王者归来”,开始容忍日元贬值。   事实上,“安倍经济学”是一步险棋,是日本政要破釜沉舟,更是政治需要。一旦刺激效应过期,尤其是消费税上调,日本经济会再次回归低迷,债务危急或将提前爆发。原因何在?一是日本央行虽采取类似美国的量宽政策,但无美联储得天独厚的优势,没法将滥发的日元转移到国外,让别国承担流动性泛滥风险;二是日本债务比美国严重,却需要由本国承受,而美国债务的1/3购买者在海外;三是日本人口严重老龄化,且产业完全空心化,加之资源严重稀缺,无法像美国那样以“能源独立”实现“再工业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