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日韩掀二战文物申遗热 神风特攻队申遗被批亵渎

  除了南京市积极进行南京大屠杀历史档案申遗之外
  原标题:中日韩掀起二战文物申遗热潮 专家评“神风特工队”申遗是亵渎世界文化遗产   明年将迎来二战胜利70周年。近期,亚洲地区掀起二战文物申遗热潮。南京市近日发起了第三轮“南京大屠杀历史档案”的申遗工作,誓为历史正名、维护历史正义。中韩学者还合作联手抢救文献为“慰安妇”申遗;而日本却希望将“神风特攻队”队员的遗书、信件等物品列入世界记忆遗产名录。   近日,南京市委、市政府下发通知明确,“南京大屠杀史档案”将第三次申报世界记忆遗产,申遗工作由市申遗工作办公室总负责,由该市档案局和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牵头。   南京市档案馆11日公布了一批民国南京市政府的档案,该材料形成于1937年至1947年,共183卷,详细记载了侵华日军在南京制作大屠杀惨案的罪恶事实和日军侵占南京期间犯下的大量罪行。据南京市档案局副局长、新闻发言人王菡介绍,这批档案是申遗的重要材料,分为大屠杀暴行、掩埋尸体、市民呈文、南京安全区国际委员会、设立慰安所等方面。   王菡说:“民国时期南京市政府形成的档案在我们这,其中有一部分就反映了1937年侵华日军占领南京之后,进行了为期六星期的大屠杀、屠城的档案材料。这些材料实际上也不是初次公开,因为我们早在上世纪80年代就把馆躲这方面的史料汇编成书,公开出版发行。但是这次,它是以原件影印件的形式公开,影印件权威感更强,更具权威性。”   此次公布的档案材料涉及面广、人物背景非常丰富,既有民国要员、专家、学者、平民百姓、国际友人,又有参加南京大屠杀的日本侵略者。绝大部分为原始件为“孤本”、“珍本”,不仅具有独特性,而且具有稀有性。王菡说:“档案内容很多反映了同时期的历史材料:比如37年之后,38年、39年底,同时期国民党南京市政府有个临时参议会,它搞了一个抗战损失调查的调查报告;还有当年屠杀市民以后,我们南京一些慈善团体,比如红?d字会南京分会、崇善堂等民间机构掩埋尸体,就是每个月在马路上发现有尸体,把它收集以后掩埋,埋掉后都有记录和报告。所以说这些都是同时期的、最具有权威和说服力的材料。”   除南京市积极进行南京大屠杀历史档案申遗之外,同一时期,中韩两国正计划为分布在韩国、中国和东南亚地区的日军慰安妇纪录申遗。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洪磊对此表示,强征“慰安妇”是日本军国主义在二战期间犯下的严重反人类罪行,中方愿与包括韩国在内的亚洲受益国一道,共同敦促日本正确认识和深刻反省历史。“中韩等亚洲国家在涉日历史问题上有着相似的经历和共同关切。中方愿与包括韩国在内的亚洲受益国一道,共同维护历史正义,共同敦促日本正确认识和深刻反省历史,以实际行动取信于亚洲邻国和国际社会。”   与中韩试图还原历史真相、维护历史正义相比,日本为二战文物申遗的举动却动机不纯、引发外界批评。本月,日本鹿儿岛县南九州市“知览特攻和平会馆”向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总部递交申请书,希望将该会馆收躲的“神风特攻队”队员的遗书、信件等物品列入世界记忆遗产名录。   有分析一针见血指出,所谓“神风特攻队”申遗,意在美化日本军国主义侵略历史,其实质是挑战世界反法西斯战争成果和战后国际秩序。   南京市档案局副局长王菡坦言,公布南京大屠杀档案材料影印件是为了回击日本右翼势力妄图否认侵略历史、控诉日本军国主义罪行。“这次公布档案重要是针对日本首相安倍等一些政要、以及日本广播协会(NHK)的会长公然罔顾历史事实,否认南京大屠杀。我们对这个坚决予以谢绝。因为当年中国是受益国,而南京又是受益地点,我们情感上是接受不了的。历史早已有了公认,而且档案有了记录。因为档案是记录人类活动的原始材料、是历史的正式凭据,因此让档案说话胜于雄辩。”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讨院日本研讨所副所长王珊则指出,日本的做法实际上是想模糊是非曲直、美化历史。“神风特工队”遗物申遗是对世界记忆遗产的亵渎。“众所周知,日本二战是一个侵略战争。而‘神风特工队’这些所谓的军国主义殉葬品,它是反人类的丑恶现象。这些人或者遗物作为世界文化遗产来申遗,本身就是对世界记忆类文化遗产的亵渎。别的从日本国内的考虑,它还是希望经由过程这个掩人耳目,为未来年轻一代以及我们下一代模糊它们的价值观和认识。”   以史为鉴,可以知兴衰。如果日本当局抱着“错误史观”不放,只会在国际社会上众叛亲离、无法立足。王珊说:“从国际社会的角度看,日本这样的举动,它的目的昭然若揭。国际社会也好,或者说东亚战争受益国、以及参加过二次世界大战的反法西斯力量都不会答应日本这个举动。”  (记者 林维、景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