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俄在慕安会为乌克兰短兵相接 乌反对派拒调停

美国支持乌克兰反对派并呼吁俄罗斯与乌克兰
  1月31日,德国总统高克在第50届慕尼黑安全会议开幕式上讲话 供图/新华社   当地时间2月1日,德国前总理施密特(右)在慕安会上 供图/CFP   俄罗斯和美国2月1日就乌克兰局势展开论战,美国国务卿约翰?克里表示支持乌克兰阻挡派,而俄罗斯外长谢尔盖?拉夫罗夫指责西方助燃暴力事件。当天,乌克兰阻挡派拒绝联合国调停提议。   美国明确支持乌克兰阻挡派   第50届慕尼黑安全会议1月31日在德国慕尼黑巴伐利亚庄园酒店揭幕。就已持续两个多月的乌克兰紧张局势,克里2月1日在会上称:“今天没有任何其他地方为了民主、欧洲未来的战斗比乌克兰的更重要……美国和欧盟在这场战斗中与乌克兰人民站在一起。”   克里1月31日出席慕尼黑安全会议之前在柏林明确表示,美国支持乌克兰阻挡派并呼吁俄罗斯与乌克兰“保持距离”。   他还打算在会议间隙会见乌克兰阻挡派领导人,包括乌克兰民主改革同盟领导人、前拳王维塔利?克利奇科。   俄外长指责美欧“拉偏架”   北约秘书长安诺斯?福格?拉斯穆森1日在会上称,看到乌克兰安全部队“过度使用武力”,“乌克兰有选择自己道路不受外部压力的自由”。   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指责西方国家“拉偏架”,煽动乌克兰的暴力示威活动。   他在同一个讨论小组用手指着支持乌克兰阻挡派的西方代表责问:“煽动日益暴力的街头示威与宣传民主有什么关系?为何我们没有听到有人谴责那些占据政府建筑,放火烧警察,使用种族主义、反犹太主义和纳粹口号的人?”   “为何许多重要欧洲政客实际在鼓励这种行为,但回到国内,他们就会严惩任何违反法律的行为?”拉夫罗夫补充说。   乌阻挡派拒绝联合国调停   德新社报导,乌克兰阻挡派领导人之一、前外长阿尔谢尼?亚采纽克在慕尼黑与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会谈时,拒绝联合国调停乌克兰政府与阻挡派的提议。   亚采纽克说:“此时此刻,我们需要经由过程与西方伙伴直接接触,处理乌克兰的问题。”他告诉俄罗斯国际文传电讯社,寻求联合国卷入只是最后的手段。   亚采纽克1月31日在慕尼黑称,乌克兰需要的不仅是西方国家的“声援”,乌克兰亟须“马歇尔计划”。   “马歇尔计划”是二战结束后美国为抗衡苏联而制定的对欧洲国家经济援助、重建计划。   俄准备充当危急调停者   俄罗斯联邦委员会(议会上院)主席马特维延科1日在接受俄媒体采访时说,俄方准备充当处理乌克兰危急的调停者,促使乌政府和阻挡派就如何化解当前国内危急达成一致。   马特维延科相信,俄方会履行有关向乌方提供经济支持的所有协议。当然,俄方应看一看,谁将成为乌克兰新总理,新政府由哪些人组成,新政府是否表示将遵守和履行此前与俄方达成的协议。她表示,不想预测某种不好的情形,“在遵守已达成协议的情况下,俄方自然会确保其降到实处”。 本版文/据新华社   慕安会言论   德国前总理施密特:   本世纪中叶 美国将撤身全球权力争夺   德国前总理施密特1日在慕尼黑安全会议上表示,大会应关注中国崛起等话题,与会者应与中国一道当场缘战略和地缘经济问题展开讨论。施密特在接受会议方采访时呼吁大会把目光投向中国崛起、欧洲安全政策分歧以及美国“创设力”逐渐减少等话题。   谈及美国,施密特推测说,到本世纪中叶,美国将逐渐从全球权力争夺中撤身。对此,他提出三点来由:美国外交政策的孤立主义传统回归;从2020年开始,美国外交政策估计将不再以能源问题为导向;美国社会结构发生变化,非洲裔和拉丁裔人口比例的上升使国民整体诉求发生改变。   中国全国人大外委会主任委员傅莹:   欧盟是否承认中国市场经济地位 已无意义   傅莹1月31日在出席慕安会期间说,一些过时的观念已失去存在的意义。比如说,欧盟一直不承认中国的市场经济地位,但现在中国贸易额已经排在世界第一位,承认与不承认还有什么意义?   傅莹指出,不能再用陈旧的、你赢我输的观点来看待世界和处理问题,而应代之以全球视野和开放、透明、包容的心态。金砖五国合作就是个典型例子,强调的是包容性,不针对某些国家,更不是要从别国手中抢夺权力。   傅莹指出,新时代的工业化不再必然带来扩张和掠夺的冲动。事实证明,中国坚持走和平生长道路并获得了成功,不会轻易动摇方向。   相关   中日官员隔空交锋   全国人大外事委员会主任委员傅莹1日应邀出席在德国举办的第50届慕尼黑安全会议,参加了“全球力量与地区稳定”专题的讨论。   傅莹说,中国需要并将致力于构建一个和平的外部环境。在历史遗留的领土和领海争议问题上,中方主张搁置争议、共同开发,阻挡制作紧张和冲突。同时,也有必要对一些挑衅行为做出有力回响反映,目的是促使问题回到对话处理的正确轨道,防止威胁地区安全。   傅莹表示,中日关系当前处于非常困难的时期。日本领导人一段时间以来传递出的信息充满矛盾。可以说,日本的历史教育是失败的。只要政府不能切实承认和面对侵略历史,不能真诚地与受益的邻国人民达成真正和解,日本就很难成为亚洲建设性的一员。   针对傅莹对日本的批评,日本外相岸田文雄随即作出回应。岸田文雄表示:“日本正确看待历史,并对在二战的角色,以及在亚洲的殖民统治深感遗憾,日本自二战之后坚定走和平国家的新路线。”   岸田也声称,对亚洲安全形势不稳定感到担忧,认为亚洲是全球军费增长较快的地区,日本愿意同美国等盟友,积极维护区内的安全及稳定。岸田还呼吁,日本加强与欧美的合作,以强化基于法律原则的海洋秩序等。   内存   慕安会:防务领域的“达沃斯论坛”   慕安会由德国人埃瓦尔德?冯克莱斯特于上世纪60年代初创办。创办初期,主办方邀请大西洋两岸国家的部长、议员、武装部队高级代表和媒体代表参加,讨论欧洲与美国关系中的外交和安全政策,为美国及其欧洲盟友协调防务出谋划策。创办初期,与会者名单提前设定,不会超过数十人,因此常被形容为一场“跨大西洋的家庭散会”。   现如今,每年有数百名来自多个国家和地区的高级别官员与会,慕安会获称防务领域中的“达沃斯论坛”。1999年,中国初次派代表参会。今年的慕安会吸引了包括大约20名国家元首或政府首脑、超过50名外交或国防部长以及来自全球各地的安全问题专家在内的400余人与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