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官之争为美国司法独立打上问号

美国总统奥巴马表示要
  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大法官安东宁?斯卡利亚的突然去世,给大选年的美国政治出了一道新难题,也为美国所标榜的司法独立打上了一个大大的问号。   在斯卡利亚去世几个小时内,《纽约时报》就发表文章称,“一场政治恶斗即将出现”。盘绕大法官提名,民主、共和两党均摆出绝不退让的架势。美国总统奥巴马表示要“行使宪法赋予的职责”,尽快提名新的大法官人选,而控制国会参议院的共和党则表示,在新总统就任前,不应该填补这个空缺。   司法独立是美国宪法确定的重要原则之一,但在实践中,所谓的司法独立基础无法摆脱党派政治的影响。分析人士认为,在美国政治极化日益严重的今天,党争才是华盛顿即将上演的这场政治闹剧背后的真正导演。   最高法院日益卷入到日常政治运行中   作为一种制度设计,联邦最高法院的法官产生过程充满政治性。大法官人选由总统提名,但任命要经过国会参议院同意。由于政治利益的差异,为保证本党推行的政策顺利实施,总统会提名与自己同属一党或具有相同价值观的人选。因此,总统的提名本身即具有极强的政治倾向。经由过程两党博弈、妥协最终产生的大法官,不可能超然于政治之外。   “近些年来,美国联邦最高法院越来越卷入到日常政治的运行当中。”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讨院美国研讨所所长达巍表示,“正是因为如此,美国两党对联邦最高法院的席位都紧抓不放。”   联邦最高法院卷入日常政治的例子比比皆是。不久前,联邦最高法院作出裁定,暂停执行奥巴马政府的清洁电力计划,这对奥巴马政府应对气候变化政策是一个打击。2015年,美国联邦最高法院以5∶4的结果裁决同性婚姻合法,支持了民主党的诉求。2014年,联邦最高法院作出裁决,推翻个人给美国政治竞选捐款总额设定上限要求,导致“钱主政治”大行其道,令美国人失望。再往前看,2000年,美国总统选举曾上演一场旷日持久的“世纪司法大战”,总统候选人戈尔和小布什胜败差距仅在毫厘之间。官司最终打到联邦最高法院,裁决结果最终让小布什当上了总统,这一裁决也受到了自由派的广泛质疑。   从联邦最高法院对有关案件的投票结果来看,9名大法官很多时候是按照其固有的政治立场进行投票。刚刚去世的斯卡利亚就曾感慨“大法官也是人”。清华大学国家战略研讨院执行院长周琪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美国联邦最高法院本质上就不是一个超脱于政治的机构,这个法院裁决的是政治问题。临时以来,美国两党都竭力要把自己人安排到最高法院当中,只要一有空缺机会,就会引发激烈争夺战。   政治极化可能令大法官人选难产   在美国历史上,大选年出现联邦最高法院大法官席位空缺的情况并不多见,但大选年无疑将使两党盘绕大法官人选的博弈更加激烈。有分析称,联邦最高法院很可能再次出现大法官职位空缺长达一年的景象。连奥巴马都无奈地表示,“政治极化可能会毁掉美国”。   《纽约时报》社论认为,参议院共和党首脑麦康奈尔与本党同僚阻挠奥巴马提名大法官接替斯卡利亚,是希望未来共和党赢得总统选举后再任命保守派大法官。但共和党人阻挡奥巴马提名新任大法官也引来不少批评。专栏作家凯瑟琳?兰蓓恩讽刺道:“以前我在课堂上教先生,美国总统任期是4年,从提名大法官这件事来看,似乎美国总统的任期只有3年。共和党人的这类行动不是新鲜事。”   《华盛顿邮报》16日发表社论表示,我们对两党的政治恶行都提出过批评,包括民主党对提名下级法院法官的划定规矩提出不恰当的修改。事实上,两党都曾利用自己的优势破坏良好的政治传统,反对合格的人选。   同美国政治一样,当前最高法院也是一个分裂的法院,被称为“意识形态动物”。斯卡利亚去世后,最高法院中自由派与保守派恰好都是4人,新任大法官将在未来的最高法院中占有关键一票。在美国政治僵局频出的当下,最高法院对美国政治格局的影响更加凸显。   “由共和党控制的参议院与民主党总统奥巴马,在未来日子里对大法官的人选应有激烈一战。”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拉惹勒南国际关系学院高级研讨员胡逸山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说,斯卡利亚一走,如果取代他的大法官是自由派,那么以后最高法院的“立法”可能就会倾向自由主义。达巍对本报记者表示,当前美国共和、民主两党在意识形态上越走越远,并且都希望各自的利益在最高法院最大化。共和党企图经由过程程序拖延来阻挠奥巴马任命新的大法官,这恰恰是美国政治极化的反映。   三权分立转向恶性制衡甚至刁难   俄罗斯莫斯科卡内基中心主任特列宁表示,斯卡利亚猝然去世所留下的“遗产”,暴露出美国政治制度的先天缺乏。美国宪法及其修正案并没有规定大选年中最高法院大法官职位空缺的时间,也没有规定大法官所属党派必须回避立法部门的多数党和行政部门的“执政党”,从而为执法层面留下了余地。在今年的大选中,这个“余地”使奥巴马政府陷入了三难困境:在提名自由派人士、温和派人士和不作任何提名的三项选择中,皆无所适从。   达巍表示,按照美国建国之父的构想,美国行政、立法、司法三权应保持良性的制约和互动的关系。但是现在,无论是美国的全球战略还是国内政治,都处在一种寻觅方向的过程中,内政问题迭出。而行政、立法、司法三大部门也都试图趁机扩张自己的权力,这就导致三权之间变成了恶性制衡关系,有时候甚至彼此刁难,这也是美国当前的一大问题。   (本报北京、华盛顿、莫斯科、曼谷2月16日电 记者裴广江、张梦旭、姜波、张朋辉、陈效卫、俞懿春)